家乡的路

AI读新闻 2019-08-28 09:39 来源遵义日报

◆ 张远伟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随着祖国的逐步强大我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所有变化中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家乡路的变化

羊肠小路

我的家乡在磅礴乌蒙山深处的熊家山村当地有民谚九里十三弯抬头望见熊家山实指从集镇到熊家山村有4.5公里山路这山路蜿蜒曲折杂草丛生宽仅尺余有的地方只能容下脚步这山路崎岖不平时而翻越山脊时而直下谷底时而挂在悬崖峭壁时而穿越荒山丛林这山路雨天泥泞湿滑晴天干结酥松暴雨过后道路毁损垮塌中断通行农闲时节村民自发对山路进行培修除草铲土平整但总是改变不了它落后的面貌杂草常常覆盖路面山洪常常冲毁路基通行极其困难虽则如此它仍然是村民赶集迎亲治病的必经之路

童年时代我陪同长辈赶集看病走亲串戚偶尔爬行在羊肠小道上对这山路的认识比较模糊1975年我由乡村小学升入集镇初中4.5公里山路我用脚步丈量了两个春秋对山路的认识和体验深入骨髓晨曦初露我摸黑在山路踽踽独行遇到天气晴朗4.5公里山路虽然崎岖难走但是感觉是轻松的深秋寒冬冻雨过后山路被杂草树枝覆盖要一边用竹杖拍打杂草上的露珠一边往前行走行走不足百米裤腿鞋子被杂草上的露珠浸湿到教室坐下先是膝盖以下潮湿冰凉接着上身心脏背脊逐步冰冷进而发抖蹬脚踏步不能缓解听课总是走神我诅咒畏惧这4.5公里山路

1976年初夏春荒到来麦收刚过家里没有包谷磨面做饭充饥村民就把刚刚收下的小麦晾晒后背到粮管所兑换包谷一个周末的清晨草草吃过早饭我随同父亲叔叔哥哥等村里人背着小麦往粮管所蹒跚前行踏山路爬山脊下深谷越沟涧晨露浇湿裤腿汗滴浸润衣襟熬到烈日当头才到达粮管所成群结队的农民挤满了粮管所大院等到验收我们的小麦时穿白村衣的同志说不干晒干再验说着不情愿地把小麦倒在粮管所院坝晾晒太阳西斜收起发热的小麦去杂质秕壳验级称重兑换包谷折腾一天已近黄昏饥肠辘辘背着包谷踏上返家的山路到了一个叫大火地沟头的地方突然二叔一个趔趄连人带背篓骨碌碌滚下深谷同行的父亲哥哥伯伯一帮人卸下背篓慌乱地滑到谷底见二叔满脸是血扶起来迈步困难推测是大腿摔伤众人用担架把他抬到卫生院医生说左腿骨折医院无能为力回家找土医生接骨遵医嘱大家把二叔抬回家中找土郎中治疗自此二叔卧床3个多月落下了左腿残疾的毛病

土石公路

2003年吃尽山路苦头的村民在政府补助部分资金的支持下自发调整土地集资投劳经过3年多的奋战终于修建了集镇到熊家山村的土石公路这公路坑洼不平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滑路烂通行时断时续

2008年春节家住县城的表兄开着小车到我家做客驱车到了大湾头车抛锚了打电话叫我带上箩筐去接他们我带上几个同伴花费20分钟左右到了他汽车抛锚的地方只见车轮卡在齐腰深的堑壕内底盘骑在路面上我们几个人借来锄头挖平路面垫了石块终于把车救出陷阱我们用背箩背了从车上卸下的大米花生牛奶白酒等礼物出了几通汗水才到家气喘吁吁之际表哥开玩笑兄弟以后我轻易不敢到你家做客了我暗自羞愧

2009年冬季族间一个婶婶去世我们一行人到集镇采购物品租了一张小四轮农用车帮助运输物品到熊家山村司机不熟悉路况紧走慢赶一路颠簸终于把货品送到了吃过晚饭司机启动车辆返程到了小地名叫凉水湾头的地方转急弯爬陡坡车轮打滑使尽浑身解数怎么也爬不上去无奈之下叫了一帮壮劳力帮助推车大家和司机配合好不容易才把车推上坡顶只是轮胎打滑卷起的泥浆溅满我们推车人的全身

我们一村人发誓拉钱背账也要把公路打成水泥路

柏油马路

虽有壮志雄心无奈财力短缺愿望沦为失望

2016年夏天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通村硬化路工程全面启动我们调整了扩宽路面的土地不久工程队开着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等设备进入集镇到熊家山村的公路机器轰鸣不到半个月熊家山村到集镇的4.5公里山路变成了通村油路多年的夙愿变为现实村民兴高采烈自发买来鞭跑放了1个多小时是时出行打个电话车辆就到家门口接送购买物品商贩隔三插五会吆喝着送到家门口茶余饭后老叟老妪在公路上散步一幅新农村美景

2017年冬天大雪封山父亲突发疾病听到消息我立即叫了一个朋友的车往家赶见父亲病情危急我二话没说搀扶父亲上车一溜烟到了乡卫生院通过急救病情不见好转深夜12点天空漆黑大雪纷飞医生建议立即送县医院抢救我有些犹豫院长说不要踌躇我们乡卫生院用120急救车往县城送我联系县医院开出120急救车往罗坎方向来接我搀扶父亲上车急救车沿镇凤路一路车灯闪亮风驰电掣就到了芒部镇茶园地界两车相会我们把父亲送上县医院急救车到了县医院医生立即施救住院一个星期父亲痊愈出院父亲今年已是83岁高龄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他逢人便讲:还是现在好啊若是以前那交通条件我早没命了

熊家山村到集镇山路的变化让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发生了深刻变化祖国母亲的强大是我们幸福生活的源泉

作者系镇雄县罗坎中学教师

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雷娟娟
遵义新闻报料0870-2158276 遵义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遵义新闻报料0870-2158276   遵义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雷娟娟
标签 >> 文学